唐俟

轻拿轻放靴靴


*cp没有太大差别,亲情向友情向别的都可以

*非国设

*又是一年法诞……

*每个人都没什么详细设定,想哪写哪

*对文中提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没有冒犯之意……

>>>

1.

事情的起因是弗朗西斯想喝点除了葡萄酒以外的别的东西。

2.

倒不是说葡萄酒有什么不好,相反,它们太好了。鉴于弗朗西斯父亲拥有一个酒窖,他觉得他从出生开始就喝起了葡萄酒,二十多年来从来没腻过,如果现在让他说点感想,他还是会像念诗似的说出一整首赞歌来。

他只是想试点其他的。人都需要新鲜事物保持对生活的热爱,弗朗西斯犹甚。说他是想改变“葡萄酒狂热分子”的固定形象也好(并不是他对这个称号有什么不满)...

法塞-Rain Blues


*法单方性转
*塞妹第一人称视角
*:D

>>>
我坐在高脚凳上,深深低着头,手指夹着拨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琴弦,魂飞天外。周围的人也一声不吭,各自忙着自己的事,偶尔发出很小的声响。天还是黑着的,酒吧里人不多,正是清闲时刻。
窗外大雨滂沱。
在安静的时候我总是情不自已地想起弗朗索瓦丝——我的恋人,和我分居两地的恋人。
但是她现在并不在我身边。可能在任何地方,任何大大小小的舞台上——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难过,我只好安慰自己,起码我还有和她在一起时的回忆呢,事情还不至于那么糟糕。
她是酒吧驻唱,比我大七岁,在这一带闻名遐迩;我只是个打工的,名不见经传。但我们是情侣,尽管没人知道为什么。
我们在一...

醒脑向小段子。

法。

>>>

他感觉到胸膛里的心脏通通直跳,劲道之大让他有种它马上就要突破骨骼,从身体里破壳而出的错觉。

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挥舞着手臂、锄头、镰刀或者别的东西。他们在大喊,声音划过巴黎的上空,每个人的血液都在血管里激烈的流淌。站在高墙之上,他能看到他们眼底猩红,这让他不能自制地兴奋起来,暗自捏紧了拳头——

——现在任谁也无法阻挡他们了。

国王惊慌失措地看着通报兵,他的脸色惨白,在王座上尖叫。

“这是暴动!!”

他转过头,抬手抓了抓那头打理得很好的金发,笑得特别开心,亢奋到接近疯狂。

“不,陛下。”

国王看着他的这位近臣,心里袭上一阵...

金三角-渔夫和他的魂灵

*金三角

*灵感来源自王尔德同名童话

*没做多大改动,应该是能看出来的(吧

*背景时间线完全错乱

*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我才来写这玩意儿喔天。

 

 

>>> 

每天黄昏,青年渔夫乘船出海去。

海上的乌云一层一层地卷积起来,风越刮越大。这个时候,青年渔夫一般都没有收获。但他还是会出海,把渔网撒向涌起的波涛,只有在运气好的时候才会捕到几条。当风浪平息,鱼就会跳出水面,跳进他的网里,他便把鱼拿去城市卖掉。

有天黄昏,青年渔夫出海去,像往常一样撒下网,起网时却被那不一般的重量给差点扯进了海里。渔夫笑着,一边把网拉起来一边想,“说不定我...

好想看POI梗的style……!就是觉得他俩一起阻止犯罪kyle负责在家查查查stan负责在外突突突之类,真的,能萌起来。

[我想看两个男人隐晦地谈恋爱啊!]

[估计也就看我啥时候能产出了吗orz想被大大塞一嘴]

占tag抱歉(´・ω・`)

踏过圣保罗边境的一片草地,我能看到残破的旗帜在风中舞动,铠甲相互碰撞,金属之间发出咔咔的响声。迎面而归的人们疲惫而困乏,有死有伤,却又是无法遮掩的充满喜气,即使是末日降临之前也不会放弃对我的希望,那便是我的军队。她走在最前面,比任何人都要疲倦,也比任何人都要喜悦。

她呼喊了一声我的名字,高扬起旗帜,宣告了我们的胜利。

太阳隐于群山之下,晚霞铺满了天空,将一切笼盖于金色的碎光之中。

巴黎的夜晚很美,数不尽的诗人花费了大量词藻赞颂它,用文字禁锢它永恒的美丽。我坐在山坡上,看见男人们将大杯啤酒一饮而尽,妇人们点燃了篝火,围着它载歌载舞,小孩在街道里跑着,欢笑着。

这个夜晚,是属于胜利者的。...

《乒乓》第三话食后衍生。

 

他来到日本,心里有的不是前来学习的欣喜,只有被驱逐出境的恼火。

下飞机时,他回头看着载他来的飞机毫不停留地飞走,直到消失在苍穹。巨大的轰鸣声和飞机起飞时带起的一阵风让他脑子里一团乱麻,教练的不住催促他也没有理会。

“我这是被惩罚了。”他转身,戴上墨镜,抬起头,由着教练把自己带去自己将要去学习的道馆。

他必须回去,从刚答应从上海来到这里时他就这么决定了。

日本球手的技术让他嗤之以鼻。“这什么呀?跳广场舞呢?”他倚在栏杆上嗤笑着,看着教练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跟他身边的日本教练翻译,心情仍不见好,倒不如说比先前更糟糕。

这个小小的岛国,一群连候补都...

© 唐俟 | Powered by LOFTER